我的位置: 首頁 > 評論 > 正文

打通快遞進村“最后一公里”

    農村市場潛力巨大,既是快遞業發展的一片藍海,也是促進鄉村振興的有力抓手。


    推進快遞進村,除了發揮市場作用,還需要在政策層面給予更多扶持,打造更多有效的利益調節杠桿。


    要過年了,從網上給山東老家的岳父買了點年貨,岳父高興之余卻有些煩惱,因為快遞只能送到鎮上,每次取件都要靠摩托車騎行十多里路。更令他遺憾的是,村里大量種植的核桃、蘋果、小米等農產品無法通過快遞發出去,只能等著人來收購,價錢自然壓得很低??爝f進村,已經成為很多農民的期待。


    不久前,一個好消息從全國郵政管理工作會議上傳來:截至2019年底,全國鄉鎮快遞網點覆蓋率已經達到96.6%。2020年,國家郵政局將推進“快遞下鄉”換擋升級,基本實現“鄉鄉有網點”。在此基礎之上,國家郵政局還將啟動“快遞進村”工程,并為此制定三年行動方案。從升級“快遞下鄉”到推進“快遞進村”,這意味著,未來,即便是偏遠貧困地區的村民,也能跟城里人一樣享有快遞的便利。同時會拓展更多渠道,讓工業品下鄉、農產品進城的“毛細血管”更暢通。


    實現“快遞進村”的目標并不容易。農村不比城市,快遞服務集約程度低,不少山路難走、有些人家難找,再加上快遞單量相對較少,成本控制難度較大。因而許多快遞公司通過快遞網點加盟來觸達村級市場,但一些快遞公司分配給網點的利潤空間不足,導致違規收費、服務不規范等現象時有發生。


    比如,在投遞環節以超過派送范圍或經營困難為由,強行向收件人加收快件投遞費;收件人自取快件時,無正當理由向收件人額外收取保管費;未經收件人同意,快件放置鄉鎮網點或其他代收點,不按約定名址投遞到人,等等。盡管國家郵政局對這些現象進行集中整改,取得了一定效果,但未能將問題“斷根”。如何打通快遞進村“最后一公里”,成為擺在企業、行業、政府面前的共同課題。


    推進快遞進村,行業責無旁貸,企業機不可失。近年來,各大電商平臺收獲下沉市場的果實,得益于農村消費升級,也離不開鄉村快遞這支“催化劑”。奉化水蜜桃、榆林紅棗、阿克蘇糖心蘋果、鹽池灘羊……各地特色農產品在各大快遞企業貨源結構中的地位愈加重要。因而,無論是承接網購下鄉,還是推動農產品進城,農村快遞市場潛力巨大,既是快遞業發展的一片藍海,也是促進鄉村振興的有力抓手。對于企業來說,早規劃,早行動,合理調配已有資源,最大限度實現精細化布局,方是贏得未來的選擇。


    推進快遞進村,除了發揮市場作用,還需要在政策層面給予更多扶持,打造更多有效的利益調節杠桿。能否推動縣域郵政網絡設施資源社會共享,如何支持郵政、快遞企業與產業鏈上的企業合作,建立縣、鄉、村消費品和農資寄遞網絡體系,怎樣鼓勵快遞企業在業務量較少的鄉鎮建立合作網點……一系列問題考驗著各方合作的智慧。只有形成資源共享、成本共擔的農村市場格局,才能逐步縮小城鄉寄遞服務水平差距,不斷提升農民的獲得感。


   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,鄉村迎來了難得的發展機遇,天地廣闊大有作為。希望越來越多的快遞品牌,能把業務延伸到田間地頭,助力鄉村振興。


  (原載01月17日《人民日報》)


作者  賈亮

編輯  林曉明

編審  馬剛

湖北11选5的玩法奖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