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首頁 > 評論 > 正文

【天眼時評·鏡像】“零廢棄”讓公共空間更有格調   

    【“零廢棄”表面上是一種權利和自由的束縛與限制,背離了工具理性,實際上卻是一種契合公共利益的價值理性,彰顯了游客的文化格調與文明修養?!?/span>

   

    近日,“故宮零廢棄”垃圾分類項目正式簽約啟動。未來兩年,故宮將在辦公區、景區陸續推進垃圾分類實施,將故宮博物院打造成為國際領先的零廢棄博物館。屆時,游客可以看到別出心裁的故宮元素分類垃圾桶,還能實時檢測為節能減排貢獻了多少力量。(1月16日《新京報》)

  

    作為著名的文化地標,故宮吸引了眾多的游客。作為“網紅”,故宮通過一系列舉措讓傳統文化“活起來”,受到了公眾的肯定與贊譽。在垃圾分類方興未艾的背景下,“零廢棄故宮”具有很強的符號性和象征性,能夠起到示范標桿的作用,促進公共空間的“零廢棄”。

  

    從“辦公零廢棄”到“游覽零廢棄”,實現“故宮零廢棄”的目標,有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?!傲銖U棄”有助于建設一個資源節約型、環境友好型的社會,需要我們從方方面面去減少垃圾的生產,為垃圾桶瘦身,時刻給生活做減法;“零廢棄”作為一種新興的生活方式,承載著人們“讓世界變得更美好”的文化認同和價值追求。

  

    思想是行動的先導,打造“故宮零廢棄”的關鍵,在于重塑和更新人們的價值觀念?!傲銖U棄”并不是完全不產生垃圾,而是要盡可能地減少;拒絕你不需要的,減少你需要的,多一些重復使用,對不能拒絕、不能減少和難以重復使用的物品要進行回收和分解。只要愿意做一個有心人,“零廢棄”并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困難。

  

    與“辦公零廢棄”相比,“游覽零廢棄”要困難得多。故宮的工作人員數量相對較少,也比較好管理,游客不僅數量眾多,素質也參差不齊。盡管如此,“故宮零廢棄”并非不可能,而是需要提升公眾參與意愿、暢通公眾參與渠道、理順公眾參與機制。當“零廢棄”得到了越來越多的價值認同,故宮成為“零廢棄博物館”才會從夢想走進現實。

  

    伴隨著市場化和商品化進程,越來越多的垃圾被生產出來,給環境保護帶來了新的挑戰。把垃圾丟進垃圾桶等著垃圾車來運走它們,這一切顯得多么稀松平常;可是,這些垃圾到底去哪兒了?紀錄片《垃圾狂想曲》里,有這樣一段發人深省的臺詞。一些到臺灣旅游過的游客會發現,臺灣不少賓館和街道幾乎找不到垃圾桶,為何?當垃圾分類深入人心、當“零廢棄”成為身體力行的生活方式,不僅公共空間更干凈整潔,也會減少資源消耗、提升資源使用效率,既從源頭上減少了垃圾的生產,也讓垃圾被分類回收和循環利用。

  

    建設“故宮零廢棄”,除了需要工作人員的自律自制之外,也需要游客的旅游文明?!傲銖U棄”表面上是一種權利和自由的束縛與限制,背離了工具理性,實際上卻是一種契合公共利益的價值理性,彰顯了游客的文化格調與文明修養。


作者  楊朝清

編輯  林曉明

編審  馬剛


湖北11选5的玩法奖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