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首頁 > 評論 > 正文

【天眼時評·熱點】比克扣營養餐更可怕的是對制度的克扣   

    【“學生營養餐”是黨和國家對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孩子的關心和關愛,應該將其做成不折不扣的民心工程,而絕非少數人的盛宴,絕非部分利益群體謀取私利的工具,絕不能淪為一樁生意。它不能總是靠媒體跟蹤報道和巡視組“突然襲擊”,而是要有完善的制度自我調理?!?/span>

    

    19斤精瘦肉復稱8.4斤,20斤豆腐干復稱9.4斤,21.8斤紅蘿卜復稱7.4斤,20斤黃瓜復稱1.4斤等,當日營養餐虛列259.57元。這是1月15日陜西漢中市對西鄉縣私渡鎮廷水小學的通報。(1月16日南方都市報)

  

    2011年秋季學期起,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啟動。說實在的,在今天,這4塊錢本來就顯得捉襟見肘,卻還有人把學生營養餐當作了一塊有利可圖的“肥肉”,千方百計從孩子牙縫里摳錢,于心何忍?

  

    但是,總有人“痛并快樂著”:陜西安康市漢濱區大同初級中學老師們連續3年不交飯錢蹭吃初中學生營養餐;河南周口商水縣一小學營養餐僅半碗素面條,與墻上菜單嚴重不符;江西省萬安縣部分學校營養餐供餐出現食材變質問題,導致順峰中學等7個學校25名學生餐后出現不同程度腹痛、腹脹等急性胃腸炎癥狀住院接受治療……雖然相關當事人都受到了處罰,可是為什么總有人“前赴后繼”呢?

  

    比克扣營養餐更可怕的是對制度的克扣。2012年6月14日,教育部等15個部門印發《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實施細則》等5個配套文件,以確保學生“營養餐”計劃能有效實施。2019年4月1日,由教育部、市監總局、衛健委聯合制定的《學校食品安全與營養健康管理規定》正式實施??梢哉f,制度設計面面俱到,而且與時俱進,但不該發生的事還是發生了。

  

    具體到地方部門和學校,不可能沒有相應的各種配套制度,只是被有些人有意無意的“克扣”了,一旦營養餐事件被曝光,相關部門往往就事論事,處理幾個人而了之,而在制度反思和完善上總是做得不到位,學生營養餐監管制度不能形成長效機制。

  

    就拿“校長陪餐制”來說,只要校長提前進入食堂察看環境設施,檢查操作人員衛生和飯菜質量,并在飯后記錄下對每餐的評價和整改意見,甚至引進家長陪餐制度,及時公布菜譜,主動接受監督,這些漏洞基本上就能補上。

  

    “學生營養餐”是黨和國家對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孩子的關心和關愛,應該將其做成不折不扣的民心工程,而絕非部分利益群體謀取私利的工具,絕不能淪為一樁生意,絕不能總是靠媒體跟蹤報道和巡視組“突然襲擊”,而是要有完善的制度自我調理。


作者  丁慎毅

編輯  林曉明

編審  馬剛


湖北11选5的玩法奖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