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首頁 > 詳情頁今日推薦欄目 > 正文

“亞洲最后的穴居部落”搬遷系列之二 | 在洞穴中漂泊百年,中洞人家多至“洞五代”

  苗族被西方人類學者視為東方吉普賽人,這個苦難的民族過去從未有過自己的土地,而是在別人的土地上流浪。


  打饒村距離中洞約6公里,中洞苗民對它再熟悉不過了。紫云到羅甸的公路從此穿村而過,以前,穴居居民無論去縣城還是去格凸河、宗地兩個鎮趕集,都要經過這里。他們做夢也沒想過,多年后這片土地會成為自己的歸宿。


711.jpg


  他們究竟在山洞里住了多久,沒有準確的依據,最長的說法是超過150年。不過,中洞居住史是非常清晰的,一共69年。


  羅華清說,據老一輩人口口相傳,他們這一支苗族,一直逐洞而居。100多年前,先輩住在一個名叫“白鶴倉”(音)的山洞,當時僅有羅姓、梁姓、王姓6家人。有一年,附近一個苗族小伙看上洞里一個姑娘,被拒絕后,小伙及其族人鬧事,還在洞中縱火燒房。


  他們只好逃到下洞。下洞面積不大,好處在于,它是一個穿洞。若是遇到土匪,村民們便于從洞兩側逃走。


  解放后,土匪被肅清。1951年,這幾戶人家搬到寬敞的中洞生活。不久,周圍一些苗民陸續搬入,最終形成羅、王、梁、吳四姓聚居的洞中苗寨。洞內彼此通婚,四姓人家都有親戚關系。


722.jpg


  土地就在洞穴周邊,沒有水田,“六分石頭四分土”。村民在石旮旯里種玉米、紅苕和芋頭,大多數人家不夠吃。2003年,中洞首次進入全國人民的視野時,他們人均年收入只有200元左右,而全國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 5431元。


  就這樣,穴居部落在山洞中不斷漂泊長達百年之久,日子一天天一年年重復著煎熬下去。


733.jpg 


  搬家前夕,王鳳忠坐在火塘邊,掰著指頭算了算,69年來他們一家傳到“洞四代”,而洞里最多的一戶人家有了“洞五代”。


文/圖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肖郎平 徐榮鋒

責任編輯/胡嵐

湖北11选5的玩法奖级